<meter id="wnrpp"><font id="wnrpp"><i id="wnrpp"></i></font></meter>

<menu id="wnrpp"></menu>
    <cite id="wnrpp"><del id="wnrpp"><button id="wnrpp"></button></del></cite>

    <cite id="wnrpp"><p id="wnrpp"></p></cite>

    1. <meter id="wnrpp"><font id="wnrpp"></font></meter><dd id="wnrpp"></dd>
        <cite id="wnrpp"></cite>

          <meter id="wnrpp"><samp id="wnrpp"><object id="wnrpp"></object></samp></meter>
            <label id="wnrpp"></label>
            歡迎訪問陽澄湖大閘蟹網站 在線留言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全國服務熱線:

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_大閘蟹資訊_大閘蟹資訊_中國哪里的蟹最好吃?從陽澄湖開始數

            大閘蟹資訊

            中國哪里的蟹最好吃?從陽澄湖開始數

            來源:蟹島陽澄湖大閘蟹點擊: 發布時間:2020-09-21 09:53

              中國哪里的蟹最好吃?從陽澄湖開始數起!

              李漁說過一句話:“我于飲食之美,無一物不能言之,且無一物不能窮其想象。”

              瞧,多狂的話啊!然而之于蟹,他卻說:“蟹螯一物心能嗜之,口能甘之,卻絕口不能形容之。”

              因為蟹是天地間的怪物,光是想到蒸鍋里那日落的橘黃色,便好像有一只毛絨絨的小手不斷地撓你的舌頭,你的心,你的肝,食指大動,繞梁三尺。

              常說唯美食與愛不能辜負,之于蟹,是愛在心頭口難開。

              即將秋分,秋風涼了,蟹也肥了?,F在我們就來聊聊哪里的蟹最好吃?

              秋天去蘇州,很大原因是那兒的陽澄湖大閘蟹。蘇州人會妥帖地準備蟹盆、刀、針、勺、圓錘、斧、鉗、剔凳的“蟹八件”。

              大閘蟹蒸熟,圓錘敲碎硬殼,開蓋,邊角的肉用蟹刀刮出來,而絕不遺漏任何一絲,捻起蟹蓋,一飲而盡。再用蟹勺在蟹腳尖里一鉤,拉出黑紗線的一絲肉?!斗被ā返奶K安說,這是蟹人參。

              因為只有夠強壯的蟹,才能沿著蘇州人做的“閘”爬上來,而所依靠就是蟹腳尖尖那一細絲肉。又緊又甜,燙好黃酒,一絲一絲挑著吃。這是蘇州人的精致,越講究,越可堪回味。

              揚州人也愛吃大閘蟹,但喜歡拆成一角一角。黃澄澄的蟹黃一角,白嫩鮮滑的蟹肉一角,就連拆下的蟹殼也絕對不棄,妥妥地放著。

              不是現吃,煎點豬油,蔥姜熗鍋,放蟹肉蟹黃小火熬,加入淀粉勾薄芡,即成蟹餡。塞進薄紙一樣的湯皮里,擰成一朵花,蒸熟的湯包提起如燈籠,放下如滿菊。

              吃它,揚州人有口訣:“輕輕提,慢慢吸,先開窗,后喝湯。”一根吸管戳開一個洞,滋溜滋溜地,滿口蟹黃鮮香。

              比起大口吃蟹的大快朵頤,在揚州人更愛蟹的靈魂,哪怕蟹殼燒了煮面,立馬清水變雞湯。這樣吃蟹,仿佛閑聊般地讓人意味悠長,恰若揚州慢。

              “紅膏熗蟹咸咪咪,大湯黃魚放咸齏(jī)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首寧波人愛哼的童謠,乍一聽,就覺蟹必然咸得夠嗆。熗蟹,還真是整只往極咸極凍的鹽水里泡,咕嘟咕嘟地直直被嗆熟,這種做法寧波人叫熗。

              在外地人看來,生于海里,泡在鹽水里,不咸嗎?然而寧波人說,咸蟹不咸,那是鮮。

              寧波人靠近東海生活,所用粗鹽即海鹽。陽光把鹽的水分剝離蒸發,隨著白花花的晶體析出的還凝聚著海洋深處的鮮味,再被蟹肉密密吸收。

              凍如白玉的蟹肉,沾點橙黃透明的米醋,鮮甜里絲絲扣著海洋的清新。咸?不存在,這是面朝大海的寧波人最熟悉的鮮氣。

              蟹在福建有一個專屬的名稱,叫紅蟳。

              在吃之前,要借著燈,把雌蟹放在底下照,只有殼里不過光,黑乎乎一片的,才會被選中。只有這樣的蟹胖到隨時都有可能炸裂,煮熟后體內是橘紅色的蟹黃。

              糯米淋上豬油蒸到半熟,再上火腿、鴨肉、豬肚、蝦米、香菇、竹筍攪拌成“米糕”,最后放上拆好的紅蟹,用荷葉包好上鍋蒸。直到糯香荷香蟹黃,密密交融,不分彼此。

              這道菜陳曉卿帶著父母去吃過,“我媽節儉慣了,努力吃得一點不剩,當時我們的旅行剛走了一半,隨后的幾天,媽媽的腸胃叫苦連連。”

              難怪有人說紅蟳米飯唯一的缺點,就是太好吃了經常一不小心吃撐。然而一旦饑腸轆轆,很快便會惱恨怎么當時就不多吃一點呢!吃不上時,紅蟳米糕就成記憶里永遠的饞。

              花蟹,殼上有花白的斑紋,蒸熟了好像亮橘色的虎斑。潮汕人最喜用來做凍花蟹。一位朋友告訴我,它們吃起來就像冰淇淋,絲絲涼涼地,特別鮮。

              凍花蟹不是生蟹。早上隔水蒸熟,自然涼涼后,先放到冰鮮層,吃之前的半小時再放到冷凍層去。蟹里的肉便會一層一層地緊實、皮彈,蘸料的醋里加上姜絲,蘸著吃很Q。

              熟口的吃貨家,每當蟹上來了,總會指著凍花蟹說:“先吃吧,趁涼。”看看,中國人吃蟹,有像紅樓夢王熙鳳說的“趁熱吃”,也有趁涼吃。

              老廣吃東西很奄尖(挑剔),吃蟹也要挑年齡段吃。

              比如奄仔蟹,本質上是青蟹,只是蟹從幼體長大成年,要經10多次的蛻變,不同的年齡稱謂不同,剛剛發育成熟又還未生過蟹寶寶的母蟹,便叫奄仔蟹,也叫姑娘蟹。

              不禁懷疑,這么小的蟹,哪里肥哦?在老廣心里,蟹美的至高境界不是肥,而是甘。

              先冰水泡暈,不需要加姜蔥豉椒蒜蓉,單單隔水蒸好。因為奄仔住在咸淡的海灣,天生肉嫩鮮美。吧唧掰開一只,蟹黃就像流沙包里的奶黃流沙,嘬一口,能在心尖尖上繞梁三秒,正如就像老廣常說一句方言:“甘正。”

              海蟹要到寒流環境里去才好吃,冷水生長,不止肉緊。陸龜蒙在《酬襲美見寄海蟹》說:“骨清猶似含春靄,沫白還疑帶海霜。”純白的肉質,就像冰肌玉骨的美人。

              他們吃海蟹,才是真清蒸!不必放作料,任何也不放,包括鹽,隔水蒸熟,關火再悶一二分鐘。新鮮的海蟹不腥,清清爽爽地裹挾著海風的味道。

              山東吃蟹是一塊兒一塊兒吃的。有一次陳曉卿在東營,吃到一種大個兒的蟹,“一只八兩,幾乎是當饅頭吃,一只我便飽了。”吃得甚是豪爽,就像他們爽朗大氣的性格。

              盤錦,喜歡鹵河蟹,但要到冬天?;ń?、辣椒、大料熬成鹵湯,倒進壇子,放入蔥蒜、胡蘿卜、香菜,整只河蟹就浸在鹵汁里,存到室外。既可以鎖鮮,咸辣與蟹又能緊緊滲透。

              剛上桌還有點冰碴子,一上口,軟弱的肉質,滲著微辣的咸香,倒在米飯上和和,咸、辣、麻、鮮,帶著米飯香,呼啦啦三口并兩口,扒拉下肚。

              寒冬臘月,一派清冷的日子,短暫的刺激漸漸就轉化為了迷戀,咸辣里升騰出一種溫暖。

              秋分一到,晝短夜長,地面的熱量散失得也越來越快,悲秋的情緒很快就襲擊而來。然而這時候卻是海里、湖里、河里水產最豐盛的季節,悲涼總與饋贈交織。

              管它秋涼如何,盡管蠢蠢欲動,大口吃蟹,大口吃肉,溫暖了自己,也就溫暖了秋涼。

              管它涼薄,我自多情,做個饞蟹客!

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20-2030 版權所有 網站地圖 大閘蟹
            亚洲AV片不卡无码久久wy193

            <meter id="wnrpp"><font id="wnrpp"><i id="wnrpp"></i></font></meter>

            <menu id="wnrpp"></menu>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wnrpp"><del id="wnrpp"><button id="wnrpp"></button></del></cite>
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wnrpp"><p id="wnrpp"></p></cite>

  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wnrpp"><font id="wnrpp"></font></meter><dd id="wnrpp"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<cite id="wnrpp"></cite>

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wnrpp"><samp id="wnrpp"><object id="wnrpp"></object></samp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wnrpp"></labe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