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wnrpp"><font id="wnrpp"><i id="wnrpp"></i></font></meter>

<menu id="wnrpp"></menu>
    <cite id="wnrpp"><del id="wnrpp"><button id="wnrpp"></button></del></cite>

    <cite id="wnrpp"><p id="wnrpp"></p></cite>

    1. <meter id="wnrpp"><font id="wnrpp"></font></meter><dd id="wnrpp"></dd>
        <cite id="wnrpp"></cite>

          <meter id="wnrpp"><samp id="wnrpp"><object id="wnrpp"></object></samp></meter>
            <label id="wnrpp"></label>
            歡迎訪問陽澄湖大閘蟹網站 在線留言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全國服務熱線:

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_大閘蟹資訊_大閘蟹資訊_行業快訊:從“大閘蟹聯盟”看長三角農業一體化

            大閘蟹資訊

            行業快訊:從“大閘蟹聯盟”看長三角農業一體化

            來源:蟹島陽澄湖大閘蟹點擊: 發布時間:2020-09-21 09:33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行業快訊:從“大閘蟹聯盟”看長三角農業一體化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秋風漸起,又到了一年中吃蟹的季節。

              正如每年都會發生的一幕:電商巨頭和物流老玩家們再度上演了一場大閘蟹爭奪戰,被消費者戲稱為 “紙螃蟹”的蟹券再度進入消費旺季,圍繞真假“陽澄湖大閘蟹”的口水戰也再度流行起來……

              與往年有所不同的是,在大閘蟹養殖面積占比過半的長三角地區,滬蘇浙皖的農業部門牽手拼多多舉辦了首屆長三角大閘蟹云拼節,太湖、固城湖、洪澤湖、長蕩湖等大閘蟹優質產區聯合成立了“長三角大閘蟹云拼優品聯盟”,拼多多也適時推出了幫助蟹農們進駐電商渠道的“長三角新蟹農計劃”。

              面對大閘蟹行業積存多年的頑瘴痼疾,這種自上而下的“區域聯盟”會是改變大閘蟹市場現狀的方法論嗎?

              01 從蟹農到蟹商

              在探討這個問題之前,不妨先來回顧下大閘蟹的行業亂象。

              外界對大閘蟹詬病最多的無外乎真假難辨的“陽澄湖大閘蟹”。根據蘇州陽澄湖大閘蟹行業協會公布的數據顯示,目前陽澄湖只有16000畝水面可供養殖大閘蟹,每年的產量穩定在1500噸左右,市值大概為3億元。然而市場上每年宣稱為陽澄湖大閘蟹的銷售額約為300億元,占到了整個大閘蟹市場份額的30%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做一個換算的話,市面上99%的“陽澄湖大閘蟹”都是冒牌貨,甚至出現了留學蟹、洗澡蟹、化妝蟹等各種名目。而之所以出現這樣的現象,原因不無簡單:有了“陽澄湖大閘蟹”的金字招牌,價格至少可以飆漲20%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其中的始作俑者是否是想要賣高價的蟹農呢?答案可能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。

              在大閘蟹的流通渠道中,一只螃蟹從池塘爬到消費者餐桌,需要經過蟹農、一級收購商、二級收購商、批發市場、消費者等多個環節。冗長的中間鏈條可以說是大閘蟹層層加價、以假亂真的直接誘因,一些中間商還會通過壓低收購價格、提前預售蟹券等方式,將市場風險轉嫁給蟹農,典型的買家多花錢,賣家少掙錢,中間商賺足了差價。

              問題的根源恰恰在于大閘蟹的流通方式,大閘蟹是渠道為王的產業,利益鏈條和分配模式幾乎固化。當前電商渠道的占比還不到4%,而傳統的線下渠道已經積重難返。所以長三角在推動大閘蟹產業的一體化、標準化和規范化的時候,最首要的動作正是加速大閘蟹產業的線上轉型。

              以拼多多推出的“新蟹農計劃”為例,無論是為商家開辟入駐綠色通道、進行產區個性化電商培訓,還是百億補貼、限時秒殺、縣市長直播等流量扶持,核心都在于蟹農的身份轉變:從產業鏈最末端的蟹農,到直接觸達消費者的蟹商。

              從蟹農到蟹商的身份轉換背后,有兩個直接的利好:

              一是縮短大閘蟹的流通渠道。蟹農直接將大閘蟹快遞給消費者,省卻了不必要的中間環節,既有效規避了中間商的加價、造假亂象,也降低了普通消費者選購大閘蟹的成本,可謂是雙贏的選項。

              二是幫助蟹農打造品牌和IP。“陽澄湖大閘蟹”品牌被濫用,本就是產業結構不平衡的表現,蟹農們通過電商平臺賣蟹的同時,也在打造不同地區的品牌和IP,對各個產地的大閘蟹進行合理定價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,相較于大閘蟹行業存在的種種問題,從蟹農到蟹商的身份演變還只是第一步,想要改變大閘蟹的產業生態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              02 電商的“作用力”

              畢竟大閘蟹的電商化已經不是什么新鮮話題,早在十年前的2010年就有蟹農開始嘗試電商渠道。

              但“新物種”往往有兩面性,可能是一個行業持續上行的驅動引擎,也可能是人性黑暗面的放大鏡。早期的電商平臺向蟹農們拋出了橄欖枝,卻也因為標準和規范的缺失,成了價格戰、缺斤少兩、以次充好等亂象滋生的溫床。

              比如蟹繩潛規則的盛行,由于大閘蟹的售價往往按照“螃蟹+捆繩”的重量計算,給不少商家留下了操作空間,捆蟹的繩子越來越粗,捆蟹時繞的圈數越來越多,乃至直接采用吸水性強的棉線,甚至出現“了半斤蟹繩半斤螃蟹”的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再比如以次充好的現象,顧客在電商平臺上選購時,只能通過圖片、文案等判斷大閘蟹的好壞,以至于一些品質很差的蟹打起了“陽澄湖大閘蟹”的名號,然后標注遠低于市場的價格上線銷售,掀起了一場場劣幣驅逐良幣的價格戰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樣的局面下,電商渠道中的大閘蟹逐漸有了被污名化的跡象,不足4%的市場占比就是最直接的例證。從首屆長三角大閘蟹云拼節傳遞出的信號來看,除了將蟹農轉變為電商的渠道革命,另一個重心正是制定線上化流通的產業標準。

              譬如拼多多聯合江蘇省淡水水產研究所制定了“長三角云拼大閘蟹產業標準”,填補了大閘蟹的電商銷售標準,并且首次在業內推出了大閘蟹“足斤足兩”概念:商家承諾足斤足兩之后,將在標題頁和詳情頁顯示足斤足兩標簽;消費者在收到商品后,可以對螃蟹去繩后稱重,損耗高于行業標準以上(失水率超過7%),平臺將會進行賠付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行業快訊:從“大閘蟹聯盟”看長三角農業一體化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按照拼多多在“新蟹農計劃”中給出的目標,將在五年內幫助三角大閘蟹產區培育100家電商龍頭企業、1000家電商商家,創造200億元的線上增量市場。倘若拼多多和有關部門可以在源頭上杜絕大閘蟹的行業亂象,培養一大批嚴格遵守標準的大閘蟹品牌,不乏改善大閘蟹現有的產業鏈結構的可能,上演良幣驅逐劣幣的一幕。

              可以參考的兩組數據是:2020年618期間,拼多多平臺上的農產品訂單量高達3.8億單,同比增長136%,其中近75%的訂單來自一二線城市用戶;拼多多“市縣長直播間”累計成交量已經超過3.96億單,賣出的農副產品總計超過23.8億斤,超過260個特色農產區產品直連全國近7億消費者。

              兩組數據背后承載的是電商的“作用力”,通過加速供需兩端的產銷對接,電商正在進一步重構農副產業的利益分配鏈條,逐漸擺脫傳統中間商分銷的模式制約,借助互聯網加速農業的標準化和產值增長,讓整個產業鏈的價值回流生產端和消費者。

              千億規模且爭議頻頻的大閘蟹,正是農業產銷模式升級的一隅。

              03 為何是長三角?

              至于率先邁出第一步的為何是長三角和大閘蟹,不難從兩個維度找到合理的解釋。

              首先,從大閘蟹產業鏈本身來看,已經走向了產業升級的關鍵節點。

              在“退養還湖”的號召下,大閘蟹養殖已經開始從湖泊轉向池塘,即便是最負盛名的陽澄湖也將在2021年退網。言外之意,兩三年后的大閘蟹將以塘蟹為主,然而外界的認知依舊停留于陽澄湖大閘蟹,進而催生出了諸多市場亂象。作為大閘蟹的主要產區,長三角需要逐步扭轉外界認知,打造有市場號召力的區域新品牌。

              同時在傳統大閘蟹產業鏈畸形的利益分配機制下,蟹農長期處于全產業鏈利益分配的末端,經常陷入增產不增收的怪圈。盡管整個大閘蟹的市場規模仍在增長,但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蟹農走出池塘走進工廠,況且現在的蟹農基本都是老一輩的人,年輕一輩幾乎燃不起養蟹的興趣。等待大閘蟹產業的不僅僅是養殖模式轉型升級的問題,養蟹這門手藝也可能面臨無人接手的窘境。

              所幸長三角地區正在推動大閘蟹產業的現代化進程,并準確抓住了產業鏈條中的兩個核心因素:一方面打造統一的區域農業產業標準,從源頭上根除大閘蟹行業的種種弊病;一方面與電商平臺合作建立超短鏈的產銷平臺,將過去生產和銷售對接升級為生產和消費直接對接,將利潤留給蟹農而非中間商。

              當然,作為傳統意義上的包郵區,長三角地區完善的冷鏈物流等基礎設施,也是大閘蟹產業升級的前提因素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其次,就長三角一體化的趨勢而言,離不開高質量發展和區域聯動。

              就像前面提到的一個問題,除了陽澄湖以外,長三角地區還有太湖、固城湖、洪澤湖、長蕩湖、高郵湖、大縱湖、南漪湖、蕪湖、興化等大閘蟹的優質產區,可絕大部分產區的大閘蟹很難賣出好價錢,只能在線下渠道低價銷售,以至于被一些不良商家拉到蘇州冒充陽澄湖大閘蟹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缺少不同產區的有效聯動,這樣的現象還將持續很長一段時間,最終淪為利益驅動下無休止的貓鼠游戲??梢源_定的是,類似的問題儼然不是大閘蟹的專利,其他農產品或多或少存在相似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同樣的道理,拼多多等電商平臺將大閘蟹的渠道搬到線上,給予流量、運營和管理上的全方位支撐,聯動優質產地成立優品聯盟,再到培養新蟹農并制定線上化流通產業標準。這樣的一整套特色農產品一體化樣本,所適用的對象恐怕不局限于大閘蟹,而是加速區域農業一體化的通用模式。

              折射到整個經濟層面上,長三角一體化已經被摁下“快進鍵”,還需要不同地區強化區域間的聯動,找準不同的定位和產業方向,避免出現內卷化的無序競爭??此破椒驳拇箝l蟹,或許也是讀懂長三角一體化內涵的窗口。

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20-2030 版權所有 網站地圖 大閘蟹
            亚洲AV片不卡无码久久wy193

            <meter id="wnrpp"><font id="wnrpp"><i id="wnrpp"></i></font></meter>

            <menu id="wnrpp"></menu>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wnrpp"><del id="wnrpp"><button id="wnrpp"></button></del></cite>
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wnrpp"><p id="wnrpp"></p></cite>

  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wnrpp"><font id="wnrpp"></font></meter><dd id="wnrpp"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<cite id="wnrpp"></cite>

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wnrpp"><samp id="wnrpp"><object id="wnrpp"></object></samp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wnrpp"></label>